2014-12-15 (第447期)

主编: 副主编:
搜索

一颗飞翔的种子

新闻与传播学院2014 邢亚琪

        当秋风渐起 妈妈 请让我远行

        那远处呼喊着的暴风雨将送我至天际

        妈妈 请不要哭泣 我要到远方 去看看那山 那水

        请你一定要用温柔的话语为我祈祷 愿我遇见一片绵延肥沃的土地

        于是我张开了飞翔的羽翼 向着远方飞去

        这不是结局 这是开始

        跨过六月的炎热,将一切交给时间去慢慢酝酿。直到九月的一阵凉爽惊落枝头的花,孕育出靛青的涩果。然后,我带着最初的梦想来到这里——洛阳师范学院。有人说,大学是人生新篇章的开始,我认为大学应该是“自由”的代名词,一所成功的大学必是允许学生自由发挥自身才能的圣地。

       有人说,它地处偏远交通不便,因而心存不满。但我想说,不满的真正原因是现实将他们对洛阳的美好希冀完全打碎在幻想里。人总是这样,对未知事物充满了好奇,对已发现的抱怨不已,而这就是人们总不能发现美的关键。我是知道这所学校的面貌的,在九月未至,或者说在没决定高考后奔赴哪里时,我便见到了这所学校。不是不在意它脆弱的植株,不是没留意它大片的荒芜,但是,我还是来到这里。不为它是家乡的院校,不为它曾是长辈的记忆,只为“越来越好”。因为知道,所以不曾失望。

       2011年,比我大两岁的姐姐在她人生高考中再次落榜,我犹记得她在看到成绩时傻愣的模样。她说:“妈,可能注定我不能留在洛阳。”姐姐是想留在洛阳的,准确来说,她是想扎根在洛师。她是一个有些近乎偏执的人,她把未能如己愿的结果称为失败的果实。那一年,姐姐独自一人奔赴他乡去上本科。她对我说:“你要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 当我真的留在这里时,我发现过去生活的印记总能在这里被找到。而那些存在于新环境里的记忆总是能让我感到快乐,找到留恋的感觉,或许这就是我迅速爱上一个地方的秘诀。

       回教学楼的路上,我“偶遇”了高中的第一次升旗仪式。当国歌从广播站播出来时,所有的人几乎一瞬间都静止站立在原地。因为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,自己仍傻傻地行走在广场上。“停下来,这是国歌!”这是那天我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话,被别人拉住停下的记忆也在那一刻凝住。

      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爱国人的情操。也就是从那天起,我养成了一个在别人看来有些怪癖的习惯:无论在何时听到国歌,总要停下来。

       这是高中的记忆,这也是与大学紧密相连的回忆。

      “爱国”这一话题从小学延续至初中,又从初中传递至高中。如今,身处大学的我们又要将这一传统继续发扬。为什么要爱国?我想是因为这位伟大的母亲正在努力满足她的子女富强民主的愿望,而这愿望便是中国梦。梦想是什么?母亲说,一家人平平安安,衣食无忧便好。父亲说他最恨战争,因为战争使生活荒芜。梦的大小因人而异:政治家可能希望钓鱼岛争端快速平息,商人可能希望市场经济远离金融危机,而最平凡的人怀揣着最平凡的梦:家和万事兴。

       习主席将中国梦阐述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。何为复兴?是建立在新中国遭遇百年屈辱历史的基础上而提出的伟大目标,而这一目标的实现需要身处大学的我们去努力。那该如何努力呢?知识扩充很重要,人格发扬也不容忽视。我校叶鹏老校长就曾就“将人字写端正”发表演讲。他指出,“当代青年在享受高科技带来便捷的同时也正在变得麻木不仁,同样的,一个只关心娱乐不关注国事的大学生也只是在大学里的一个自然人,而非社会人。中国梦如果只希冀于下一代人的努力,那它永远是幻想”。

        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。我们不仅要让梦想的种子在这里生根、发芽,更要爱上这所学校,让它成为实现中国梦的基地。

 

 

我的师院梦:打造中国洛阳儒释道文化传承教研基地惜洛师之情,成中国之梦一颗飞翔的种子